• 首页|
  • 时务|
  • 区县|
  • 文体|
  • 时事|
  • 观察|
  • 理论评论|
  • 专题|
  • APP下载|
  • 什么叫刷视频 ,中国人正常做多久视频

    来源:朔州日报

    POST TIME:2020-4-1 18:11

    大河报·大河客户端记者 宁田甜 文 首席记者 陈晓东 记者胡敬超 摄影 刚刚过去的周六,下了场雪。 纷纷扬扬的雪花,在空中飞舞,洁白、轻盈,又美丽。 到了今天,雪停了。落于静美,并慢慢消逝。 莹莹,和这雪花好像。精彩的活了一场,终也安静地离开。 今天上午,送别郑州90后患癌女孩冯莹的追悼会在郑州市殡仪馆举行。莹莹的遗体,随之也被火化。 她最爱的丈夫杨海斌和前去送别的所有亲朋好友一起,抱着莹莹的骨灰,前去莹莹的墓地,为莹莹在天堂,安家。 落雪化泪,送天使去往天堂 今天(28日)上午,雪停了。大地一片白色。 郑州西郊,郑州市殡仪馆内,莹莹的遗体告别仪式在此举行。 莹莹和爱人杨海斌双方的亲人、好友等,都早早地赶来,送莹莹最后一程。 杨海斌为爱妻准备了花圈,大河报也特地为莹莹献上了花圈。 追悼会上,莹莹的父亲和杨海斌一度情绪失控。 杨海斌泪流满面地读完了追悼词,莹莹父亲在看女儿最后一眼的那一刻,扑通跪地,失声痛哭。 多名亲友搀扶,才把他拉离女儿遗体。 追悼会结束,当其他人都离开大厅后,杨海斌却站在莹莹的遗体和遗像前,久久不愿走开。 看着爱妻莹莹的遗体缓缓降落、离开,他呼喊着莹莹的名字,泪如雨下:“莹莹,宝贝,走好……” 遗体告别结束,杨海斌和亲朋好友一起,去往莹莹的墓地,为莹莹安家。 莹莹是1月26日去世的。杨海斌说,那天,正好是她的生日。莹莹选择这一天离开,或许是想让大家都能记住她。 即便是若干年后,她想让大家都记得,这个世界,曾经有这样一位美丽、乐观、坚强的姑娘,曾经来过。 今天的郑州,雪落静美。 落雪化泪,也一起为化为天使的莹莹送上一程。 白发人送黑发人,老父亲一夜白头 今天,莹莹的亲姐姐抚摸着女儿的头说:“小姨生前很亲你,没事就带你到处玩。可是,今后,你再也见不到她了。” 莹莹生命中最后的那段时光,杨海斌的姐姐杨海莹记忆最深刻。 她们那时一起逛街、一起吃美食,就连洗个澡,俩人都黏在一起。 所以,莹莹后期病重,她天天都叫杨海莹的名字,找不到时会打电话。 杨海莹深刻地记得,莹莹到最后,并没说什么,唯一的一句话就是:“姐,我可累,我想睡。” 有一天,莹莹吃力地想给杨海莹说话,但却怎么用力都说不出来。她赶紧安慰莹莹说,不说她也知道要说啥,让莹莹放心地安心休养。话音刚落,当时,闭着眼睛的莹莹,眼泪瞬间从眼角滑落。她知道,莹莹想对她说的就是,她不舍得海斌,她走后,肯定对海斌放心不下。 杨海莹当时看到这一幕,也顿时眼眶湿润。 或许是姐妹俩人的感情太深,就在莹莹去世前的那一晚上,杨海莹说,她怎么也睡不着,心里忐忑不安,她仿佛有预感似的。 今日,在郑州市殡仪馆,莹莹的父亲冯中伦情绪低沉。 他说,女儿病重的这段时间,他一直在家和医院之间跑,因担心女儿,整夜整夜睡不好觉。这段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他整个人瘦了20斤。 而在莹莹火化前的前晚,他一直没睡,一直坐到天亮。他的头发,之前还没白完,前晚,他一夜白头。 “可怜我那受苦的女儿,今天是我这个白发人送黑发人……”冯中伦说这句话时,没有看着大河报记者,而是立即将脸侧了过去,盯着远方,声音哽咽。 他说,妻子没来参加女儿的告别仪式,她身体也不好,血压容易升高,因此不想再看到这一幕。女儿生前爱美,当年,省会各界爱心人士帮她筹划的那场公益婚礼上,穿着婚纱的她,她觉得最漂亮。因此,他们把莹莹的婚纱也带来了,让它随莹莹一起去。 帮莹莹保守了4年的秘密,海斌现在已收到 早在4年前,大河报记者在和莹莹聊天时,莹莹曾委托记者帮她记住一些话,等她去世后,帮她说给杨海斌听。在她离开前,一定帮她保密。 她想给海斌说的话就是,海斌还年轻,遇事容易冲动,她去世后,千万不要做傻事。以后日子还长,一定要想开一点,祝海斌幸福。 冯莹说,她患病后,杨海斌就像上天赐给她的礼物一样,他为她所做的事情,或许并不是每个男人都能做得到。老公天天给她洗脚,每天的第一口饭都是给她,病重后,她坐轮椅下楼不便,老公总是背着她下楼,推着她出去晒太阳。天天逗她开心。如果不是因为杨海斌的出现,或许她早已支撑不住,是杨海斌的鼓励和陪伴,是杨海斌带给她的美丽爱情,令她鼓足了与病魔抗争的勇气和信心。她很感谢杨海斌一直陪着她走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 这一点,就连莹莹的母亲也亲口告诉大河报记者,海斌对莹莹真的没的说,关心体贴,无微不至。 正因如此,一向懂事感恩的莹莹,也想为她此生最爱的这个男人做些什么。 莹莹对杨海斌的爱,胜过她的生命。因为,在她立即手术、生死未卜的关头,她曾说过,生死她都不怕,而她最害怕的却是会失去杨海斌。 4年前,莹莹和杨海斌结婚那天,莹莹为爱人杨海斌唱了一首歌,名字叫《给你们》。 “他将是你的新郎,从今以后他就是你一生的伴,他的一切都将和你紧密相关。她将是你的新娘,她是别人用心付托在你手上,你要用你一生加倍照顾对待,苦或喜欢都要同享。一定是特别的缘分,才可以一路走来变成一家人……” 而在其他公开场合,莹莹也曾为深爱的杨海斌哭着唱起了这首歌。 今天,当本报记者将这番话告诉杨海斌时,他又痛哭起来。 杨海斌说,莹莹对她的爱,很深很深,而他对莹莹的爱也是一样,只会多不会少。 “莹莹走了,留下了她年已花甲的父母。我知道她很放不下他们。今后,作为莹莹的丈夫,我会关心、照顾好莹莹的父母。我会让莹莹放心、安心地走。我不会让她失望。”杨海斌说。 记者手记:还没吃到她买的葱花油馍,却已永别 莹莹走了?! 自上周五听到噩耗直到现在,我怎么也不相信,这就是事实。 虽然,我刚从送别莹莹的殡仪馆回来。 这两天,没睡好。脑子里全是莹莹的笑容和她俏皮的话语。 因为病情的原因,莹莹总是说她现在脑子变得很迟钝,记性也差了很多。 每次说话,她本来就在嘴边的事,但一开口就忘。 所以,此前在和莹莹聊天时,她每说一句话,最经典的开头总是:“田甜姐,我给你说,我给你说……” 她说话前,都要用这样的方式,给自己点时间,想想她刚才想说点啥。 2017年9月16日,媒体圈一哥们结婚,莹莹和我约好一同前去。 那天,我们坐一个桌,我和莹莹挨着。她那天打扮得非常漂亮,化了淡妆,衣服也是精心挑选的。本来就大眼睛美丽的她,简单一收拾,和明星一样。 饭桌上,丈夫杨海斌很沉默,没说几句话。只是每上来一道新菜,他都第一个先夹给莹莹吃。 而莹莹那天,却异常兴奋开心。饭桌上,只有她在不停地和大家打招呼、逗趣,谈笑风生。 同桌的很多宾客我和莹莹其实都不认识。但看莹莹开心的样子,担心她尴尬,我也努力配合她,烘托气氛。 那天,她去的早。直到散桌时,我才发现,莹莹的右腿一瘸一拐,走起路来艰难。 那天,临分别,她恋恋不舍地对我说:“田甜姐,晓东哥、亚阁、邢伟,这几年,媒体圈是你们几个一路陪伴着我。陪我看病,鼓励我,咱哥几个,一定要多聚。”我微笑着答应了她。 这是莹莹去世前,我和她的倒数第二次见面。 然而,随后的日子,因为各自繁忙,大家并没有多聚。 2017年11月4日下午,听闻莹莹病情又重。我放下手头的活儿,特地赶到莹莹家,看望了她。 当时的她,其实病情又复发且已非常严重,但她却仍像个孩子似的,坐在床上,活泼俏皮地谈天说地,乐观地跟没事人一样。 “田甜姐,真的,我这病,每多活一天,就是赚的。”莹莹说这话时,嘴角裂开了笑。 那天,我俩聊了很多。她很清楚自己的病。所以她说,活着的每一天,她都希望自己不要虚度,一定要精彩、开心。 那天离开她们家时,我饿了。在她小区里买了一个葱花油膜吃,特别好吃。我立即给莹莹拍了照片,发了微信过去,推荐给爱美食的她,让她也买来尝尝。 她回我说,她不喜欢吃葱花,所以没吃过,但她知道她们小区那个阿姨卖的特好吃。 她说,如果我爱吃,等啥时候再见我了,一定给我多买几个吃。 而这次,却是莹莹生前,我们最后的一次相见。 我和莹莹的相识,是从2014年年初她结婚时我们的首次报道开始的。至今,已有4年的光景。 这些年,每一次有关莹莹的近况,我和我的同事们都没有缺席。 她是我的采访对象,但我们彼此早已以姐妹和好友互称互往。 有时我们会给她带些牛奶和水果,有时会封上一个红包。 莹莹去世那天,我不想留遗憾。我一定要见她最后一面。 所以,那天,站在病房里,她的遗体旁,我没有害怕。我掀开盖在她脸上的布,见了她最后一面。 在遗体告别仪式上,直到我盯着屏幕上方她的名字,直到我看到仪式结束后,缓缓下沉、慢慢离去的莹莹遗体,我还在恍惚当中,没有感觉到她的离开。 雪花静美。而莹莹,这个鲜活而又美丽的年轻生命,真的,已经走了! 莹莹,走好。 附:周日追悼会上的悼词全文(莹莹丈夫杨海斌委托本报记者执笔写的他的心声。) 各位亲人、朋友: 今天,我们怀着沉重且悲痛的心情,深切悼念和送别我的爱妻冯莹。 莹莹于2011年被查出患有恶性脑瘤,这7年间,她一个弱女子,一直在顽强地与病魔抗争。但令人心痛的是,前天中午,病情太重的莹莹,因医治无效去世。她今年才28岁。 我和莹莹的相识,就是在她患病住院期间。是缘分将我们彼此拉近,相见相恋后,从此再也不想分离。可莹莹是那么懂事,因为害怕耽误我的终生大事,她内心虽然那么爱我,那么不舍得我离开,但却依然向我提出分手,让我走开,她的病痛,不想连累到我,她想一人承担。可她不知道,我也像她一样,那么深深地爱着她。我不可能让她独自面对病魔,独自面对命运的坎坷。我必须留在她的身边,陪伴她、照顾她、鼓励她。陪她哭、陪她笑,陪她过好每一天。 这几年,我始终相信,莹莹会好起来的,我相信,我们的爱情会感天动地,会让奇迹发生。因为,我们的小日子才刚刚开始。未来,我们说好了,还要一起逛街,一起吃美食,一起在幸福的小窝里,跳啊笑啊;我们说好的,未来,还要一起去旅行,一起看日出日落,一起慢慢变老…… 所以,我一直努力。我努力尽到一个丈夫的责任,我努力把一个丈夫的坚实臂膀给她依靠。虽然有时候,看到她忍受病痛的折磨,我无能为力时,也很脆弱。也曾背着她放声大哭。 可是,可是,我还是没能留住我心爱的莹莹。 可是,可是,我还是没有机会陪她,我深爱的妻子,莹莹,慢慢变老。 莹莹走了,我心如刀绞,我伤心欲绝,我痛啊……我只想喝酒,我只想大哭,我只想,此时此刻,如果能用什么方式唤回莹莹,我什么都可以做…… 莹莹你曾说过,你走之后,要我再找个好的妻子,替你陪伴我照顾我。可我最想说的是,莹莹,你在那边,老公我,最害怕你孤单,害怕你无助,害怕你没了我,你还会不会笑的像朵花?我更害怕,你没了我在身边,你会不会想我,念我,会不会自己照顾好自己?! 我知道,你虽然年轻,但却最懂事,最坚强,最乐观,老公我希望你在那边,一定好好照顾自己,对自己好一点,每天,都要像活着一样,开心地吃,开心地睡,开心地笑,有啥难处了,记得给老公托个梦。老公一定为你化解,给你搞定。你忘了,我说过, 有我在,咱不怕! 你去了,我知道你最挂念的是你年迈的父母,最爱的姐姐、妹妹,还有海莹姐、我年迈的爸妈。我知道,这么多年来,我父母对你的爱和陪伴,懂事的你很感谢。 而在你生命的最后时光,我年迈的老父亲也一直在病床前细心照料,你都感谢,也都放不下他们。但莹莹,你放心吧,这些我都会以我们夫妻的身份,替你关心,替你照顾。咱的爸妈们,我一定会照顾好,你就安心地去吧。 莹莹,今天,你真的就走了。 我知道,你也不舍。 你也留恋我们。 留恋父母,留恋我。 留恋姐妹,留恋好友。 留恋这么多年, 一直默默帮助和关心我们的媒体人和社会各界的好心人。 老公我,今天,在送你的此时此刻,泪如雨下。 你看到了吗? 这泪,是伤心的泪,是不舍的泪,是无助的泪,是永别的泪。 莹莹,你看到了吗? 老公好无助无力,无法将你挽留。 可是老公我,今后没有你的日子,我该如何过?! 北京天安门的合影,还在咱屋里摆着。 咱俩的欢声笑语,还没有远去。 你向我撒娇、哭闹的影子,还那么清晰。 莹莹,没关系。 你安心走吧。 虽然,今生今世,我再也看不到你。 但我要让你知道,你永远在你老公心里。 想你时,我会看看咱的照片,微信上的留言。 想你时,我会一个人偷偷找个角落,大哭它一场。 没关系,莹莹。 今生今世,没有了你在的日子, 老公,我也一定会选择坚强。 背景:大河报报道后,冯莹的坚强乐观和凄美爱情曾感动全国 冯莹,郑州西三环冯湾村人。2011年经检查发现患有最高级别的4级胶质瘤(脑瘤)。在医生宣布她生命进入倒计时、只能活一年后,她一直积极乐观地与病魔抗争,自首次开颅手术后奇迹般活了三年。2014年,她的病情复发。 此时的冯莹,经微信摇一摇遇到了郑州90后男友杨海斌。俩人相爱了,但冯莹的病情却日益加重,为不拖累男友,冯莹选择分手。而杨海斌却不离不弃,决心陪她今生今世。2014年3月2日,河南省各界爱心人士为他们举办了一场盛大的公益婚礼。当年,冯莹病情每况愈下,二次开颅术迫在眉睫。但因手术风险大,加上家庭经济困难,她一直靠输液维持。当年,冯莹的故事经大河报报道后,引发全国关注。中国人民解放军北京海军总医院射波刀诊疗中心愿为其免费放疗。为陪冯莹看病,大河报记者曾两次赴京。 冯莹一直有个心愿,想去北京某大医院做一次手术。 大河报报道后,浙江卫视《中国梦想秀》栏目在大河报的牵线下,将冯莹的故事搬上荧屏。冯莹也由此登上了《中国梦想秀》的舞台。她与死神抗争的那种乐观、坚强的精神以及她和杨海斌患难见真情、不离不弃的凄美爱情故事,深深打动了助梦大使邓亚萍和周立波,影帝梁家辉也为之动容,冯莹由此获得20万元助梦基金,得以在北京某大医院做了一次开颅手术,完成了她此生的这一心愿。 2014年5月,冯莹顺利出院。2015年9月,与死神擦肩而过的冯莹,和丈夫在郑州开起了爱心小餐馆。期间,病情复发,做了第三次开颅手术。但都还好,身体逐渐恢复。冯莹又开始乐观开心地生活。化妆、打扮、会友,为给丈夫减轻经济负担,她还做点小生意。 直到2017年10月,病情又一次复发,这一次,脑部长出两个鸡蛋大小的肿瘤。 2017年12月中旬,冯莹第四次开颅手术后,返郑。 之后,病情再次复发、加重。冯莹不得不再次住院治疗。 在经历了四次开颅手术后,医生宣告莹莹的生命真的进入了倒计时。 来源:大河客户端 文章来源:https://baijiahao.baidu.com/s?id=1590827746334250479&wfr=spider&for=pc

    Copyright © 2000-2020 CQNEWS Corporation, All Rights Reserved. 什么叫刷视频 ,中国人正常做多久视频 sitemap